<td id="o0y6k"><center id="o0y6k"></center></td>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input id="o0y6k"></input></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即時新聞:
新聞
輿情監測平臺  >  輿情解碼  > 正文

網絡輿論危機管理的“三重定位”

2018年08月17日 10:48     來源: 人民論壇    作者: 上官酒瑞   

    摘要:在網絡社會,公共危機總是與網絡輿論耦合一體,以網絡輿論危機的面貌呈現出來。一些地方政府處置網絡輿論危機還存在不少“認知誤區”、“行為盲點”,這其中的重要方面是目標定位問題。在現實中,這可概括為“三重定位”:最低定位即平息輿論,中層定位即增進共識,最高定位即推動文明進步。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網絡空間天朗氣清、生態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網絡空間烏煙瘴氣、生態惡化,不符合人民利益。”經過多年探索,各級政府越來越認識到網絡輿論危機管理的重要性,并形成了相應的原則和方法、制度和流程,及應急預案與行動框架,適應性管理能力不斷增強、管理成效初步顯現。

但不少事實也說明,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及官員還有網絡“潔癖”,在網絡聚光燈下、處于輿論漩渦時會倍感“焦慮”,處置輿論危機還存在不少“認知誤區”“行為盲點”。

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即是目標定位問題,這涉及到地方政府網絡輿論危機管理的出發點與落腳點、切入點與著力點,進而直接影響危機管理的行為策略、實際效果等。

最理想的情況是,定位準、高,引導、干預有序有效;而最糟糕的是,定位層次低、有偏差,而管控很強、執行有力,即將不大正確甚或是錯誤的事情做得特別徹底、高效,其后果必將適得其反。政府要化危為機、轉危為安,在公共危機環境中引導、干預和處理網絡輿論危機。

  最低定位:平息輿論

地方政府網絡輿論危機管理的定位,首當其中的是平息輿論、疏導民意,目的是化解危機,至少是為危機處置創造良好輿論環境。這符合危機壓力情境下政府部門的“第一反應”,也是大多地方政府危機干預的優先選擇邏輯。

這是因為,只有化解危機、走出危機,才談得上修復危機帶來的傷害,否則都是一句空話。

當然,平息輿論只是危機管理的最低定位。如果目標只停留在這個層面,那與此相應的思路往往是“擺平就是水平”“搞定就是穩定”,行動策略通常不是疏導、暢通民意,而是嚴防死守管控,想方設法“滅火”,是捂和蓋、躲和堵、打和壓,甚至極端地動用警力違法抓捕網民。

在根本上講,這是背離網絡輿論傳播規律的,結果可能是“填平一個坑,又來一個坑”,無法避免相同和類似危機再次發生的尷尬。

就具體的網絡輿論危機管理而言,越是刪封堵,越會激發網民的好奇心、逆反心,會被認為背后有“貓膩”“隱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越是跟帖、評論、點贊和轉發、傳播,或是采用文本隱藏、超文本鏈接、話語隱喻等方式進行“軟抵抗”。結果只能是,越封堵傳播越快、越多,甚至在信息不對稱情況下,產生次生輿情,引發“人造危機”。

就一些網絡公共危機管理,政府為平息輿論,與其違背網絡傳播的合規律與合價值性,還不如不聞不問,進行“冷處理”。

當然,這并非說刪封堵就絕對不可使用,而是說要分類采取不同策略。對惡意造謠傳謠、搬弄是非,嚴重干擾危機事件處置的言行,在及時發布權威信息澄清的基礎上,可進行刪除、封堵,對那些造謠者依法規制。

但這不是為一些地方政府的懶政惰政,進行合理性論證,不是說政府可隨意侵犯法律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



亚洲美女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