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o0y6k"><center id="o0y6k"></center></td>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input id="o0y6k"></input></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即時新聞:
新聞
輿情監測平臺  >  輿情解碼  > 正文

輿情進城后的社會治理:如何構筑社會輿論的緩沖地帶?

2018年04月09日 02:34     來源: 微信公號人民網輿情數據中心    作者: 祝華新   

  前些年,網絡輿情的特點之一,是一些城市網民“圍觀”弱勢群體的不幸,在新聞熱點中寄托正義感,盡管這些事件在物理空間和心理空間上離自己都很遙遠。今天的網絡輿情,更多地表現為部分城市網民在社區輿情中產生“代入感”,對自己的身邊事念念在心,從自己的生活境遇出發產生情感共鳴。

  輿情就在身邊

  前些年網絡輿情往往涉及弱勢群體,主要發生在城鄉接合部,如湖北石首事件、貴州甕安事件,均在縣城。鄧玉嬌案發生在湖北巴東野三關鎮;而錢云會非正常死亡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在浙江樂清寨橋村,甚至連虹橋鎮都沒有波及。

  近年來,輿情熱點進城了,反映中等收入群體的訴求,涉及教育、醫療、規范執法等問題,他們希望有高品質的發展、高品質的生活。特別是幼兒園、學區房、高考等話題,關系到下一代的社會流動,更能牽動這個群體的思緒和情感。這部分人群包括知識分子、職場人群、公職人員,他們是最會表達的一群人。

  環保輿情早年常常表現為鄉鎮企業、礦區所在地農民與企業的沖突,近年來開始向城市轉移。

  江蘇常州市外國語學校疑似“毒土地”事件;

  京滬個別中小學疑似“毒跑道”事件;

  上海部分學校疑似“毒校服”事件;

  還有廣州番禺垃圾焚燒廠事件等。

  城市居民對環境安全、生活品質容易產生“集體焦慮”,需要有關部門和相關企業做好信息公開,釋疑解惑,也需要科學家、媒體和網絡意見人士做出理性解讀,撫平公眾心頭的不安。

  弱勢群體所操心的,往往是就業飯碗、從溫飽到小康等生存發展問題。城市網民為他們掬一捧同情淚的時候,主要是一種道德情懷的伸張。而今天城市中等收入群體關注財產安全、人格尊嚴等需求,常常是一種與自身利益相關、忐忑不安的內心追問。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幾乎所有群體都從經濟社會發展中受益,所不同的只是受益的早晚和多少。然而,問題恰恰出在這“早晚”和“多少”。20世紀80年代,媒體就討論過群眾“端起飯碗吃肉,放下飯碗罵娘”的現象。

  1987年10月7日,《人民日報》羅榮興、曹煥榮、祝華新的深度報道《改革陣痛中的覺悟》寫道:

  在改革的過程中,尤其在新舊體制轉軌的特殊時期,某個具體的單項改革措施,要得到整個社會每個人的一致擁護是不可能的。改革的推進不可避免地將使原來既定的利益分配格局發生重大調整。

  在這個過程中,人們利益的增進肯定不會是均等的;有時還使一部分人在一個方向上失去一些利益而在另一個方向上得到一些利益。承認有不同利益群體,并認為社會利益是許許多多各不相同的、既協調又沖突的利益的總和。

  黨和政府則致力于建立坦率的交流與批評氣氛,讓社會的真實矛盾構成呈現在社會自己面前,在解決矛盾的過程中發展解決矛盾的能力和必需的氣氛。

  黨的十九大報告分析,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很多熱點輿情就與這種供給不夠平衡、不夠充分有關。通過經濟建設、社會建設,增加供給,減少社會不公,是消解輿情壓力的根本。輿情應對,解決社會輿論所聚焦的問題是第一位的,輿論引導是第二位的。

  輿論的圈層化和社會治理精細化

  隨著改革的深入,中國社會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時期的大一統格局,出現了利益的分化,輿情的圈層化特征明顯。在具體的民生問題上,社會各界的利益分化造成意見分化。

  2006年退伍軍人崔英杰在北京中關村路邊賣烤腸時,被城管沒收了借錢買來的三輪車,手持小刀刺傷城管李志強,致其不治身亡。

  不少網民同情崔英杰,律師發表著名的辯護詞:“販夫走卒、引車賣漿,是古已有之的正當職業……”軍旅作家魏巍撰文《我也為退伍兵崔英杰說情》,令人動容。

  與此同時,另一種悲情在城管中蔓延,兩百多名城管隊員列隊到八寶山殯儀館為李志強送行。

  對于醫患摩擦、“醫鬧”甚至襲醫案,普通網民因為看病難、看病貴而多有埋怨,把生活的重壓投射發泄到醫護人員身上;另一方面,醫護人員強烈譴責發生在醫療衛生機構的暴力犯罪行為,呼吁維護職業尊嚴和人身安全。

  面對多元意見訴求,有關部門需要追蹤了解、準確把握社會各階層的利益和愿望,還原社會真實的意見構成和利益構成,引導網民和公眾理解轉型期社會治理的復雜性,促進不同利益群體的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李克強總理曾經尖銳地批評有的城市規劃、管理觀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環境整潔”,關閉了許多小商鋪,夏天不讓農民拉西瓜的小板車進城。總理說,“一禁了之”是“懶政”行為。

  原衛生部部長高強曾經分析:醫療供需關系失衡,患者在掛號、排隊、看病、取藥、住院等方面可能會有一些不滿意的地方;而醫生由于負擔重、壓力大,加班加點,如果再得不到病人的理解,也會有一些不冷靜的情緒。

  從輿論場看,醫患兩個群體缺少充分交流,患者在網上“吐槽”并妖魔化白衣天使,醫生更多地在兩會等場合表達職業訴求。雙方很難坐在一起冷靜地討論。當然,醫患關系的和解,說到底是加大醫療供給,才能讓彼此養成一個更為從容的心理狀態。

  《人民日報》評論《多跟不同群體交朋友》寫道:“現在,從海歸、海待到蟻族、北漂,甚至是散戶、‘大媽’,人群更多,分化更大,如果不能多交朋友、讀懂人心,怎么搞思想宣傳工作,怎么當意識形態先導?”

  今天的公共治理需要分眾化、努力精細化。一項公共決策,不妨勤點鼠標,借助網絡輿論,觸摸社情民意;更要邁開雙腿下基層,腿上有泥,“打撈”基層老百姓“沉沒的聲音”。

  社會學家單光鼐教授認為:如果社會矛盾散落在社會結構的各個部分,只要處理得當,不會影響全社會的穩定;但如果處理不當,各種矛盾集中到一個斷裂點上,就可能釀成亂子。

  因此,他主張領導干部和群眾溝通,主張不同利益群體之間溝通,主張用制度化的辦法調節矛盾。

  構筑社會輿論的緩沖地帶

  在農村及城鄉接合部的熱點事件中,當事人往往缺少意見表達的能力和平臺。

  而在城市中等收入群體關注的熱點事件中,當事職業群體浮出水面,如律師、醫護人員、警察、媒體人經常在網上集體發聲,形成一個個不小的輿論板塊。

  職業群體與公眾輿論在交流,甚至摩擦、沖撞中,形成共識,也可能存在一時難以彌合的輿論撕裂。需要倡導開放包容的社會心態,在尊重事實、敬畏法律的基礎上,求同存異,聚同化異。

  在重要決策前,吸納專家意見,特別是注意傾聽不同聲音;在出現社會分歧的時候,請專家學者從第三方角度做出專業解讀,為民代言,也是幫助政府解圍。

  3月26日,北京市委市政府邀請專家學者座談,就“防范化解重大風險”聽取意見建議。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主持座談會并與每位專家學者對話交流。在筆者就“輿情風險監測和防控”發言后,人民網在輿情應對研究方面的成績得到肯定。

  在手機成為很多中國人第一信息源和虛擬社交平臺的時候,建議重視本土微信公眾號,鼓勵、引導和包容他們為家鄉發聲,體諒理解本城工作的難度、宣傳取得的巨大進步,這些自媒體可以成為政民之間溝通對話的橋梁和緩沖地帶。

  例如,微信公眾號“豫記”,熱心于傳播河南地區形象。

  少林寺是河南文化名片,但經常需要應對各種無端指責。其實,以少林寺旗號及“武僧”為名開設的武術館及武術中心、武術院校,皆與少林寺無關。這與少數基層干部的亂作為和不作為有關,也與一些不負責任的媒體傳播不實消息相關。

  少林寺委托“豫記”招聘媒體總監和微信公眾號主編,一石激起千層浪,微博閱讀量448萬次。

  “豫記”牽頭組織或協辦、報道的古村游、“竹林論道”、“致敬民間藝人”、大宋官窯開窯儀式、開封世界客屬懇親大會等,洋溢著文化認同感、地域歸屬感和社會責任感。

  今天的輿論場上,需要多一些這樣的本土微博、微信公眾號,形成矩陣效應,成為愛護本城的文化城墻和精神護城河。

亚洲美女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