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o0y6k"><center id="o0y6k"></center></td>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input id="o0y6k"></input></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menu id="o0y6k"></menu>
<input id="o0y6k"></input>
即時新聞:
新聞
輿情監測平臺  >  輿情解碼  > 正文

互聯網企業大數據“殺熟”引熱議 輿論呼吁完善立法監管

2018年03月30日 02:24     來源: 微信公號法制網輿情中心    作者: 尹斌   

  輿情綜述

  2017年12月,網民“@廖師傅廖師傅”微博爆料稱在某旅行服務網站預訂酒店時遭遇“價格歧視”,據其描述,同樣一間房間,該網民用自己賬號查詢價格是380元,新注冊賬號則是300元。2018年2月28日,該事件被《科技日報》報道后,引發了輿論對大數據“殺熟”現象的討論。

  3月22日,又有網民爆料稱,同一段路程,打車軟件對不同手機的報價不同,懷疑被大數據“殺熟”。23日,涉事的滴滴出行首席技術官張博回應稱滴滴從未有過大數據“殺熟”的情況,但該說法并未獲得網民認可。輿論場中圍繞大數據“殺熟”現象的討論更加熱烈,主要集中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大數據“殺熟”的普遍性問題。據《中國青年報》調查顯示,51.3%的受訪者表示遇到過大數據“殺熟”。此外,大數據“殺熟”涵蓋了機票、酒店、電商、出行等多個互聯網平臺。《法制日報》也發文指出,大數據“殺熟”是老問題新表現,無論是互聯網行業還是傳統經濟,均出現過“殺熟”現象。

  二是大數據“殺熟”的手段。有媒體對此做了詳細總結,引發大量網民共鳴。主要有老用戶的購買價格或高于新用戶、蘋果手機用戶購買價格或高于安卓手機用戶、制定不同的售后服務策略等方式。對于大數據“殺熟”的成因,媒體也進行了探討,如《檢察日報》認為根本原因在于市場監管不力,光明網表達類似觀點,呼吁“不能聽之任之”。

  三是大數據“殺熟”的定性及法律監管。大數據“殺熟”是否涉嫌違法違規,是輿論討論較為激烈的一個話題。《人民日報》評論文章討論了大數據“殺熟”對個人數據權利保護帶來的監管挑戰;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鄧志松認為,大數據“殺熟”就是一種價格歧視,如果企業的市場份額超過50%,差別定價可能涉嫌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壟斷行為。對于如何治理,《經濟參考報》、新華網等媒體建議完善相關法律,建立懲罰機制,從立法、司法、執法三方面“跑步”跟進。

  法制網輿情分析師點評

  梳理輿論反饋發現,大數據“殺熟”是一個新近才“熱”起來的詞,但這一現象卻已經持續多年,且引發了大量媒體報道和網絡爆料,造成了較為嚴重的社會信任危機。但截至目前為止,有關大數據“殺熟”的真相如何,是否如媒體報道那樣已深入生活且劣跡斑斑,除滴滴出行以企業公關姿態進行回應外,政府監管部門始終保持緘默,公眾的焦慮情緒一時難以緩釋。此外,由大數據“殺熟”引出的涉法問題,如個人信息泄露、價格欺詐、售假等問題,正在消耗著公眾對立法、監管、司法、執法等政府部門的信任,相關部門需對該現象引起足夠重視。

  大數據“殺熟”行為涉及面比較廣,引導企業自律、幫助消費者強化警覺意識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政府部門需做好管控,通過完善法律,建立懲罰機制,對惡意挖掘大數據資源、采取價格欺瞞手段損害消費者權益的違法違規行為予以嚴懲,保障市場規范穩定運營。

  另外,從社會治理角度來看,目前暴露的“殺熟”行為牽扯多個部門,如工商、通信、交通等,當前亟需解決的問題就是明確各個環節應該歸誰監管。厘清權責才能有的放矢地介入管理,正如有評論指出的那樣,在技術進步與個人權利之間尋找平衡點的過程,必然要經歷反復博弈與試驗,但首先是要馬上行動起來,不能讓個體在數據競爭中太過落于下風,毫無招架之力。

責任編輯:仇海瓊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閱!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布平臺。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
亚洲美女人体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