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教育學原理
熔鑄“知識公器”和閃耀“文化靈光” ——德育理論研究的兩種功能視角
2020年04月17日 10:12 來源:《蘇州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20年第1期 作者:劉峻杉 侯前偉 字號
關鍵詞:知識生產;文化詮釋;文以載道;德育理論;方法論反思

內容摘要:新時代的德育研究需要深刻反思自身的研究范式和功能,并加以方法論層面的優化。

關鍵詞:知識生產;文化詮釋;文以載道;德育理論;方法論反思

作者簡介:

  摘要:新時代的德育研究需要深刻反思自身的研究范式和功能,并加以方法論層面的優化。“知識生產”的視角發人深思,但其暗含的對差異性和原創性的追求,可能會把德育理論研究帶往一條“知性”路線和碎片化的境地。尋找其他可茲補充的視角或功能描述,從而形成整全的視域,就成為值得探索的問題。先秦時期的“文化”意涵以及當代中國魯潔教授等學者的德育研究,都啟迪了一種新的“文化”視角的可能性。本文將區別于“知識生產”視角而反映“文化”傳遞路徑的視角,概括為“文化詮釋”,其強調的內容,既有根植于人類文明基礎的宏大視野和境界本根之論,也有直指人心、精微靈動之“文光”。“知識生產”與“文化詮釋”這兩種視角相映成趣,對其來源、目標、相關隱喻、功能、評價標準等的對照比較可以將這兩種視角的特點和價值闡釋得更為清楚。這兩種視角也反映了德育理論研究的兩種功能或取向需要相互關聯和彼此圓融。

  關鍵詞:知識生產;文化詮釋;文以載道;德育理論;方法論反思

  作者簡介:劉峻杉(1981—),男,山東威海人,博士,首都師范大學初等教育學院副教授,主要從事教育基本理論、中國傳統教育思想、傳統文化教育研究。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2017年度教育學一般課題“中國傳統核心價值觀與當代德育的共鳴融合”(項目編號:BEA170110)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中圖分類號:G41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5-7068(2020)01-0033-08收稿日期:2019-11-09

  DOI:10.19563/j.cnki.sdjk.2020.01.005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我國德育研究領域有過一場關于德育功能的大討論,學者們圍繞著這個話題展開了豐富的建構和論辯。[1]20多年后的今天,社會的發展對德育產生了更多的需求和挑戰。新時代的德育研究應該更進一步,提升自身的專業化水平,深刻反思自身理論研究的范式和功能,并加以方法論層面的優化,從而滿足社會的需求并實現自身的意義。[2]從“德育”有什么功能到“德育理論研究”有什么功能,兩者既有區別也有內在的聯系,這有點像哲學中從本體論到認識論的轉換。本文從德育理論研究的“知識生產”視角開始,分析其價值和局限,進而提出一種新的視角,即“文化詮釋”視角,希望通過兩者的比較與功能分析,引起研究者對德育理論研究的根本功能及其路徑這一問題的關注和反思。

  一、“知識生產”視角的價值和局限

  當人們感慨當代學術研究“亂花漸欲迷人眼”而在很多問題上依然“知識匱乏”的時候[3],“知識生產”這個概念的出現和使用讓人耳目一新。之所以如此,可能與“知識生產”自帶的本質追問有關。從廣義上來說,所有的學術研究都可以算是一種“知識生產”,就是要填充知識的空白,優化原有的知識結構,帶來新的啟迪和可能性。而且“生產”這個詞會天然地與質量和功能聯系在一起,并激起學術研究者們的反思:“我們發現或生產了什么?是相對哪個知識體系而言的?其質量怎么樣,有什么啟發或有什么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知識生產”是一個很有價值的概念,能夠讓我們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和所在領域的研究意義和研究方式,從而有可能從研究的“數量涌動”中抽身出來,探索“化繭成蝶”般的某種飛躍。

  (一)“知識生產”視角帶來的好處

  “知識生產”這個概念包含了知識的連續性與體系性、知識的創新性、知識的價值性等前提,同時又與知識的生產方式、“誰的知識”等知識社會學問題相關。[4]“知識生產”強調了知識的積累,而積累需要建立在回顧、反映、比較、審辨的基礎之上。“知識生產”質疑“自說自話”式的研究,因為后者很難激發研究者之間的對話,難以起到真實的“知識生產”的作用,正如商品如果沒有交換就很難充分實現其價值。因此,“知識生產”既包括了創新取向的單點突破式研究,也包括了以達成共識為取向的協商整理式研究。[5]“新”只是“知識生產”視角下研究價值的體現方式之一,而實質上能帶來什么樣的理論貢獻和基礎性支撐,也是研究價值的重要體現,尤其是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很多創新突破和價值的真正實現,都需要構建在共識牢固、知識基礎扎實的前提之上。

  對于德育理論研究來說,“知識生產”同樣具有自我審查般的省視功能。就德育理論建構而言,我國德育研究無論是通過本土創生還是引入消化,究竟建構了什么樣的知識體系,其中的關鍵概念、核心命題、理論線條、知識譜系如何,可以支撐起德育實踐中的哪些根基,哪些得到了實踐檢驗而哪些還只是理論構想,知識分布是否合理,還欠缺哪些方面的知識,當下或未來需要重點探索哪些問題,以及研究者是如何構建德育知識的,還存在哪些不足,如此問題,都可以在“知識生產”的視角下展開反思和討論。這樣的回顧和探討,將有助于德育理論研究去蕪存精,夯實自身基礎,形成研究合力,達成寶貴共識,減少重復性研究,促進方法論自覺。

  (二)“知識生產”視角的不圓滿

  “知識生產”這個概念似乎如此簡潔有力而直指核心,那么“知識生產”足以概括德育理論研究的本質嗎?這意味著,以“知識生產”的方式追求新知、傳播新知,足以充分地、實質性地完成德育理論研究的使命嗎?

  這其中讓人糾結的地方可能在于,一方面,作為理論研究,如果其不能帶來新知,尤其是關乎“如何育德”這一德育根本性問題的有價值的新知識,而只是重復搬運或裝飾式更新人們已有的常識,從“知識生產”的意義上看算不上是真正的德育“研究”,畢竟“研究”往往意味著問題、方法、過程、結論等。另一方面,道德教育是關乎人心人性的,而現代意義上的研究論文和研究著作多是關乎“認知”的,往往強調理性、普遍、客觀、循證等,其發揮功能的路徑大概可歸納為“以智啟德”,而除此之外,似乎只剩下藝術類、文學類作品才可能是直指人心,給人以直接的心靈力量。所以矛盾就出現了,似乎德育理論研究要么囿于“知性”和學術論文的規范性而難免與道德人性產生隔閡,失去了有溫度的道德感染力和靈動性;要么囿于“德性”和“個體性”闡發而與公共理性產生距離,從而不容易被認為是符合現代學術規范的研究。

  或許我們可以如此來調和一下這個矛盾,即德育理論研究應該以“知識生產”的方式展開,而具體的德育實踐則應該有暖有熱、有情有趣并展現人性的光輝。但是這種調和無法圓滿,德育實踐中的“光”和“熱”從哪里來呢?德育理論研究不應該成為德育過程中承載與傳遞人性光芒與能量的一個關鍵環節,并成為德育實踐的精神能量的重要來源之一嗎?

  由此可見,雖然“知識生產”這個概念以及其隱含的研究范式能給德育理論研究帶來很多啟迪,但是也給我們留下了疑惑和遺憾,而這種疑惑可能暗暗地與德育研究本質中的某些部分緊密相連,值得我們耐心追問下去。

作者簡介

姓名:劉峻杉 侯前偉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

課題: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2017年度教育學一般課題“中國傳統核心價值觀與當代德育的共鳴融合”(項目編號:BEA170110)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