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頭條新聞
國際關系史研究的重大問題及其現實意義
2020年04月14日 08:49 來源:《歷史研究》2020年第1期 作者:戴超武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戴超武,云南大學印度研究院教授

 

    2011年,基辛格出版了《論中國》一書,英文版正文長達525頁,其中僅有不到50頁直接論述當前問題,其余均是探討中國悠久的歷史以及與外部世界的關系。在基辛格看來,對歷史的理解和利用,是行之有效的領導力的根源,那些具有哲學思想的歷史經驗為決策者廣為利用。當前,中國正處于從世界大國向世界強國邁進的重要歷史階段,在“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形勢下,謀劃中國的發展戰略和安全戰略,需要加強對當代世界發展趨勢和國際體系演變規律的認識和研究,需要繼續開展和深化與國家發展和國家安全密切相關的重大問題的研究。就國際關系史領域而言,應加強和深化以下重大問題的研究。

  一、 大國成長經驗教訓研究

  近代以來,若干國家逐步發展成為對歷史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的大國,如英國、法國、美國、德國、日本、蘇聯等;探討和研究這些國家成長的經驗和教訓,特別是研究決定其崛起的重大因素,具有重要而深遠的現實意義。在探討大國成長的歷史經驗中,應重點研究外交戰略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外交決策如何服務于國家發展戰略。

  在美國成長為世界大國的歷程中,其對外戰略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美國決策者關注世界政治,追求和保護其核心利益,同時充分利用其自然資源發展國內基礎設施、教育和商業,奠定了爭奪世界霸權的基礎。在確立世界霸權地位后,美國注重維護霸權手段的多樣化。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為遏制蘇聯并維持其在西方聯盟體系中的領導地位,美國不僅在地緣政治、經濟和軍事方面定義了國家利益,同時通過廣播節目、電影和出版物等,大力推行“文化冷戰”,作為維護國家利益的重要手段。20世紀60年代,美國所推行的“和平隊”計劃,是在廣大的第三世界擴大影響力的重大政策措施;大批美國年輕人作為志愿者,前往非洲、南美等地。盡管美國決策者夸耀該項目是結束全球貧困的特殊舉措,但實際上這是推進其全球利益的另一條戰線。

  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是大國成長的必由之路。20世紀以來,美國在擴張經濟利益的驅動下,致力于建設旨在促進市場開放的國際秩序,從而維護國際體系的霸主地位。二戰后,美國鼓勵建立區域性的經濟聯盟,以期消除貿易和資本流動的障礙;對社會主義陣營,美國實施“經濟冷戰”,以貿易管制、禁運等作為貿易戰的主要手段,遏制和阻擾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發展。同時,科學技術的進步無疑是至關重要的,是國家實力的突出體現。科技在二戰后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發揮著關鍵作用,美國在原子能、衛星、綠色革命等領域的領先地位是其推行大國外交的核心保障之一;美國利用其在科技領域的優勢,確保聯盟體系的穩固和海外市場的安全,維持經濟霸權。20世紀70年代以來,生物技術、信息技術和環境科學的發展以及美國對這些產業的主導,進一步鞏固了美國在世界經濟領域的主導地位。歷史上其他大國的成長經驗也充分印證了這一點。日本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期發展為世界大國的核心推動力,就是大力提升在工業和科技領域的競爭力。1868年之后,日本統治者將重點放在工業發展上,以此作為獲得與西方平等地位的主要途徑。日本學者深作由紀子以長崎的三菱造船廠為例,認為以科技創新、培訓和掌握更專業的技能為突出特點的“技術戰略”,是日本在二戰前取得經濟成功的關鍵。

  大國在成長過程中,對國際體系、地緣政治以及自身力量的認識,無疑將對國家發展戰略產生歷史性影響。日本從明治維新到二戰爆發這一時期的國家發展的教訓,是最為突出和深刻的。日本在這一時期通過甲午戰爭、日俄戰爭以及自明治維新以來所實行的現代化改革而成為唯一的非歐洲強國,日本統治集團將對外擴張確立為國家發展的重要途徑,從發動侵華戰爭直至完全戰敗。在這一歷史進程中,導致日本走向衰落的關鍵因素,諸如政治體制、外交戰略、文化傳統、決策機制等,特別是決策者對地緣政治的誤判,都得以充分暴露。

  二、 國際體系演變研究 

  研究國際體系的演變,有助于認識制約和影響國家安全環境的關鍵要素。國家發展離不開國際安全環境的營造,而國際安全環境主要體現在同其他大國的關系、同周邊國家的關系,以及國家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和影響力。過去300年的重大沖突,與國際體系的準則及其變動密切相關。國際體系實際上涵蓋了各國運行其中的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科技等要件,同時還存在著若干重要的地區性和國際性組織和機制。因此,應重點研究其運行機制、制度功能等,并進一步拓展與此相關的法律史、軍事史、經濟史等課題的研究。

  國家間的不同戰略訴求和利益沖突,是引發和導致危機及戰爭的重要根源。大國之間的意識形態差異如何影響他們的國際行為,如何避免可能造成巨大破壞的國家對抗,是國際政治面臨的突出問題,而國際社會的長期和平則需要國家間持續的共同努力。歷史上,國際體系的變動主要體現在大國的興衰及其所產生的巨大影響上。在國際體系的演變中,無論是衰落大國還是崛起大國,都有強烈動機在國際體系的等級結構發生變化之時權衡自己的行為,以適應國際體系的變化。衰落中的大國所作出的諸多戰略選擇,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減緩或逆轉自身實力和國際地位的下降。國際關系史的研究表明,衰落的大國在面對自身實力地位的下降時,具有較為廣泛的選擇。二戰后,英國在經濟、政治和軍事實力急劇下降的情況下,同樣注重利用并加強其媒體力量,同蘇聯開展所謂的“爭奪人心之戰”,維持自己的全球影響力。同時,崛起的國家在對待衰落大國的戰略上,也存在著巨大差異。

  國際體系的霸權國家,或是將霸權建立在脅迫的基礎上,這樣,霸權國家必須不斷使其與其他國家的不平等權力結構化;或是將霸權建立在體系內成員基本具有共同的準則和價值觀上。維也納會議和“歐洲協調”就體現了這樣的歷史意義。1814年9月,歐洲國家召開維也納會議,在1815—1822年進行合作,形成“歐洲協調”,通過國際監督和干預,來控制政治變革的步伐。以美蘇冷戰為特點的戰后國際體系,是兩大陣營之間的沖突和對抗,涉及超級大國以外的國家和社會力量。美國的遏制戰略,一方面致力于遏制蘇聯力量,另一方面同樣致力于遏制資本主義發展不平衡所帶來的危機和沖突。

  戰后國際體系的突出特點,是各種區域性和國際性組織的形成和發展,從政治、經濟、軍事等不同層面改變著世界歷史的面貌。建立在“共同目標”和“增強實力”基礎之上的北約對確立美國的主導地位、構建歐洲區域安全機制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隨著歐洲安全結構在20世紀90年代的轉型,研究北約的起源及其賴以存在和發展的機制顯得極為重要,由此可進一步認識美國對待同盟體系之政策的演變及其對西方安全機制建設與歐洲和平的現實意義和學術價值。

  中國的國際關系史研究應注重中國的國家發展與國際體系的互動,特別是有關中國發展的國際環境(如改革開放的國際環境)、中國與大國關系以及中國與周邊國家關系研究,重點探討中國在國際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研究這些問題,不僅有助于從新的視角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的重大問題作出新的解釋,而且有助于從研究中國領導人國際戰略思想演變的角度,闡釋中國外交政策的演變,特別是重大的國家安全戰略的演變。當然,在研究過程中,要避免片面單一地解釋中國外交戰略的動因,同時也應避免以決策過程和政策實踐來解釋決策動因。

  三、 重點國家和地區歷史研究

  有關重點國家和地區歷史的研究,有助于確定維護國家利益的優先順序。中國的國際關系史研究應加強對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研究,一是加強對中國邊疆安全、發展與穩定具有重大意義的周邊國家和地區的研究;二是研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重點開展其民族、宗教、經濟、社會以及對外關系史的研究。

  南亞、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發展和安全戰略具有重要意義。印度作為中國的重要鄰國,應注重和加強印度現代史的研究,特別是印度獨立以來的政治、軍事、外交、經濟、民族等重要方面,認識和把握印度戰略文化的主要特征。與此相關,還應進一步加強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爾等國政治史、對外關系史等的研究。

  中東地區由于其戰略地位、自然資源以及宗教文化的影響力等因素,應作為世界史的重大問題加以研究。要理解冷戰后中東地區發生的重大事件,就應理解1945年至1990年大國之間的相互關系。冷戰時期,美國在中東地區表面上打著意識形態的旗號,實際上是為了獲取石油控制權,取得地緣政治上的優勢。美國致力于所謂的“大中東”(the Greater Middle East)戰略,即力圖在“從摩洛哥到印度”這一地區保持實力,發揮影響。正如美國著名的中東史學者哈立迪所指出的,冷戰期間超級大國的干預模式,深深影響和加劇了中東地區的沖突、內戰和戰爭。冷戰遺留的問題依然凸顯在當前美國的中東政策中。美國與伊朗關系的緊張與升級,以及美國在土耳其、敘利亞等近期事態中的政策走向,都表明中東地區在美國的戰略關注中繼續占據中心地位。

  俄羅斯和日本是影響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鄰國。從歷史上看,沙皇俄國并非處于歐洲大國政治的邊緣,其地緣政治的優勢決定其長期戰略并非是為了應對眼前的威脅,而是與它控制歐亞心臟地帶的目標相一致。在這一過程中,地理因素和經濟問題在俄國大戰略的演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就日本而言,自20世紀60年代日本經濟復蘇以來,學者們一直在尋找其戰后迅速成功的原因,許多研究注重社會文化、政治制度、經濟基礎及其獨特的資本主義模式。美國及英國的檔案文獻顯示,作為遏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美英兩國在幫助日本走出經濟困境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中美關系涉及中國更為廣泛的國家利益。中國的外交政策、能源安全和海軍力量對中國的國家發展和中美關系將產生重大影響。最重要的是,中國的海軍力量必須能夠維護自身的海洋權益,特別是涉及臺灣、黃海、東海和南海的主權。從美國外交史的演進看,目前中美關系的局面使特朗普政府面臨一個政策選擇,是實施遏制,從而承擔巨大的對抗成本;還是進行合作,在讓競爭對手變得強大的同時獲得收益。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似乎偏離了某些行為準則,但其基本的戰略連貫性還是顯而易見的。因此,應加強中美關系史的研究,注重兩國關系在國際體系演變進程中的特殊性和連續性,為雙方避免所謂“修昔底德陷阱”提供歷史借鑒。

  四、 大戰略研究

  大戰略是一整套的理論或邏輯,以指導國家領導人在一個復雜、不安全的世界上,如何維護國家安全。大戰略涉及利益、威脅、資源、政策等方面,其中,國家領導人是制定和實施大戰略的“最為重要的因素”,這要求國家領導人首先對國際形勢及其本質有清醒的認識和判斷。大戰略實施的基礎是國家實力,是智力的構建。與軍事戰略不同,大戰略必須全面融合外交、情報、軍事以及經濟等手段。行之有效的大戰略必須具備一些原則:對戰略目標必須有明確的優先順序,必須將短期目標同長期目標區分開來,至關重要的利益必須同次要的利益區分開來,必須精確地認識到力量的分配。當大戰略遇到意想不到的挑戰時,必須保持靈活性,國家意志和資源必須集中到一個目標上。

  歷史上帝國或大國之大戰略的經驗教訓對當前國家安全戰略的謀劃依然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參考意義。拜占庭帝國既無地理優勢,也無軍事優勢,它之所以比西方其他帝國長盛不衰,在于其統治者設計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從而戰略性地適應了所面對的環境。拜占庭帝國較少依賴軍事力量,即便是動用武力,也更傾向于遏制對手,而非消滅之,因為他們假定今天的敵人可能是明天的盟友。哈布斯堡王朝的敵人比其他任何歐洲大國都多,其成功不是因為進攻性的軍事力量或巨大的財富,而是通過操控地緣政治,使用可支配的有限工具,諸如地形、技術、條約、盟友等,集中稀缺資源以應對最大的威脅。他們在戰后對敵人也很少懷有怨恨,把敵友都召集起來,降低帝國治理的成本。哈布斯堡王朝的大戰略展示了如何在缺少軍事優勢的情況下站穩腳跟,并戰勝多個對手。

  美國實施大戰略的手段和途徑是多方面的,其政策設計以總體戰為戰略框架,其中經濟戰、心理戰和意識形態戰都是關鍵措施;或許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在遭遇地緣政治挑戰時,是“擴大其責任承擔的范圍,而不是退縮”。冷戰時期,美國支持盟國重新控制位于邊緣地帶的前殖民地,是遏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支持法國重返印度支那,支持英國重返馬來半島,支持荷蘭重返印度尼西亞。在這一過程中,美國在邊緣地帶的重要地區,以多邊和雙邊條約的形式,組建軍事聯盟,以達到控制這些地區的戰略目標。使用武力是美國實施大戰略的必然選擇。

  對中國研究者而言,國際關系史重大問題的研究與中國史學的進步緊密相連。我們應推進世界史的綜合研究,注重研究對象的多邊性和跨地域性,研究各國政治、經濟、軍事、外交、文化等歷史演變及其整體性,注重研究方法的多樣性。由此在世界史研究的重大問題上發出中國學者的聲音,形成中國學派,推動新時代中國史學的發展,為中國特色外交新戰略和總體國家安全觀提供更豐厚的歷史滋養。

作者簡介

姓名:戴超武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國際關系頭條.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