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熱點資訊
全球治理新動力初露端倪
2020年04月17日 09:5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雪冬 字號

內容摘要: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美國作為全球化的重要引擎動力減弱,全球化進程進入了平臺期,而全球治理也由于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的“去全球化”“逆全球化”行為的國家化同時,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也帶來了推進全球公共衛生等長期被忽視的治理領域實現突破的曙光。隨著“封城鎖國”“拉大社交距離”“居家辦公”等生命健康優先的措施被各國政府陸續采納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楊雪冬,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美國作為全球化的重要引擎動力減弱,全球化進程進入了平臺期,而全球治理也由于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的“去全球化”“逆全球化”行為的國家化,陷入盤整狀態,一些領域已經取得的制度化成果面臨著被擱置顛覆的挑戰。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和在全球的快速蔓延,進一步加劇了人們對于全球化進程以及全球治理前景的憂慮。

  同時,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也帶來了推進全球公共衛生等長期被忽視的治理領域實現突破的曙光。隨著“封城鎖國”“拉大社交距離”“居家辦公”等生命健康優先的措施被各國政府陸續采納,醫療援助成為各國交往的首要內容,公共衛生躍升為全球治理的首要議題,生命健康優先成為凝聚全球共識、引領全球行動的新目標,全球治理的動力轉化初露端倪。

  經濟全球化一直是全球化的主要內容,流動則是全球化的主旋律,在包括資本、物質、人員、知識觀念在內的諸多要素的流動中,資本最為活躍、主動,具有強大的帶動作用,因此圍繞資本流動展開的經濟、金融、法律等領域治理長期占據著全球治理的主要議題,不僅形成了由世界銀行、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組成的,比其他領域治理更為完備的治理機制,而且解決經濟問題的成本—收益思維深深影響著其他領域的治理活動,這種思維的體系化形式就是新自由主義。全球治理中的經濟優先實質上是資本優先,也反映了各國國內經濟優先于社會的政策取向。而在國家間競爭激化的情況下,本國經濟優先就會蛻變為貿易保護主義,把有利于資本向本國自由流動作為決策的首選標準,造成各類要素全球流動的單向性。

  事實證明,在應對包括公共衛生、氣候變化等大量非經濟領域的全球風險時,成本—收益方法無法評估出這些風險的潛在后果,甚至可能誤導政府的決策,而單純強調成本分擔、收益分配的經濟原則,不僅不能促成合作治理的實現,反而會產生更多的爭論,拖延問題的解決,惡化風險的影響。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一些國家的政府在應對時擔心影響經濟運行,延緩行動,導致疫情快速蔓延,國際合作中個別大國不斷指責他國、塑造敵人、轉移國內矛盾的做法,都生動地說明了這種經濟優先、資本優先、本國利益優先思維的弊端。

  盡管人的發展、衛生健康、共同安全等議題在全球治理中經常出現,并得到有關國際組織的積極倡導、許多國家的呼應,但是國際社會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面對帶有巨大不確定的新冠肺炎,如此深刻地感受到人的健康安全是第一寶貴的,拯救生命的任務是如此緊迫。

  時代以新冠肺炎疫情危機這種方式把生命健康強行放在了當前各國政策以及全球治理議程的首位,全球社會經濟活動轉入生命健康優先的狀態,各國政府都必須在確保最大多數人的健康安全與維持經濟社會原來的運行方式之間做出選擇,并在推動全球疫情防控與生命救治方面采取更有效的措施。各國的醫療能力都無法應對疫情在本國大面積暴發造成的巨大沖擊,而單單依靠本國的科技研發、物資供應、邊界管控等措施,也無法從根本上遏制疫情的蔓延。因此,把國民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主動放緩社會經濟活動節奏,干預和調整社會和個人交往方式,加強國家間的協調合作,更加遵從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導建議,成為絕大多數國家政府的優先選擇,也推動著有效應對這場危機的全球公共衛生治理秩序的形成。

  各國當下采取的防控疫情舉措要持續多長時間,從根本上取決于疫苗的研發、有效的標準化治療方案的形成,尤其是全球社會抗擊疫情能力的整體提升。在這段全球社會經濟活動放緩、停擺的時間里,希望人類真正能開始一次整體反思,而不是陷入相互指責、“甩鍋”的低端政治中,重新思考發展的目的,生命的價值,家庭、社區以及全球共同體的意義。在病毒面前,每個國家、每個人群、每個個體都是脆弱的,必須團結起來,相互支撐,共存已經成為各國發展、個人發展的前提。只有確保全球人群的共同安全,才能真正充分啟動本國社會經濟的充分運行,并將全球經濟社會秩序調整回常態。

  就當下而言,各國的“封城鎖國”政策是為了減少人員流動,遏制疫情蔓延,但不應該就此成為放棄已經形成的全球化態勢和全球合作形態的借口。應該發揮好現有全球產業鏈的作用,尤其要確保醫療物資全球供給的通暢,為防控疫情提供基本支持。同時,國際組織推動防控經驗、技術和知識的全球分享,倡導各國政府更加主動地保護脆弱群體,尤其是僑民移民,減少歧視,避免恐慌。國際社會要積極支持能力薄弱國家的建設,補齊全球衛生治理的短板,提高每個群體抵抗疾病的能力。

  從長期來看,這種生命健康優先的取向,要與經濟發展實現均衡、互補、互強的關系,形成全球治理新常態。要推動各國和國際組織將維護生命健康確立為追求的首要價值,推動各國將經濟增長帶來的更多收益投入到改善和維護生命健康的相關領域之中,提高各國衛生治理的自主性。要倡導預防為主的觀念,提高全球公共衛生意識。做好應對突發極端風險的各項準備,建立保障生命健康的全球物資儲備制度、技術分享制度。推動各國將公共衛生應急管理納入國內治理議程,貫徹到日常治理活動之中。推動國際合作,共建全球衛生健康共同體,重視貧困國家、脆弱人群的健康能力建設,補齊全球公共衛生短板。

作者簡介

姓名:楊雪冬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