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觀點選萃
徐建:站在地球儀旁重新思考開發開放
2020年04月15日 09:13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徐建 字號

內容摘要:今年是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在全球化面臨重大調整的今天,重新思考浦東與世界的關系,無疑是必要且緊要的。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站在新的歷史關口,浦東要始終牢記“面向世界”的囑托,奮力書寫改革開放的“最佳實踐”,勇于代表國家參與塑造新型全球化格局。內在邏輯應是“最深開放—最強功能—最高質量—最優模式”的統一,發展路徑應為“基于技術優勢、資本優勢塑造經濟優勢,依托經濟優勢彰顯制度優勢,最終確立競爭優勢”

  浦東開發開放之初,一句“站在地球儀旁邊思考浦東開發”催人奮進。今年是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在全球化面臨重大調整的今天,重新思考浦東與世界的關系,無疑是必要且緊要的。

  浦東做對了什么

  浦東開發開放恰逢全球化加速發展之際,成功地實現了整體融入全球化、持續攀升價值鏈的目標。浦東究竟做對了什么?粗粗歸納有四個詞:矢志不渝,首開風氣,高舉高打,久久為功。前面兩個是意識和理念,后面兩個為方法與路徑,組合在一起便是“在地球儀旁”的思考精髓。

  首先是矢志不渝,堅持面向全球。無論是“四個中心”核心承載區,還是自貿試驗區、科創中心核心功能區建設,浦東始終把開放作為價值取向和戰略路徑。開放超越工具價值,已內化為浦東的基因并轉化為治理的自覺手勢,是浦東享譽全國乃至全球的品牌標簽。

  其次是首開風氣。30年來,浦東書寫了中國開放史上的諸多第一,如第一個出口加工區、保稅區、自貿試驗區以及第一家外資銀行、外資保險公司、中外合資商業零售企業等。很多制度創新也首創于浦東,負面清單制、“證照分離”和“一業一證”等數百項改革已經或將要復制推廣。

  再次是高舉高打。浦東開發開放之初,沒有走“三來一補”、從最低端起步的舊路,而是圍繞高科技、先進制造業以及金融等現代服務業,邁出了高起點開放的新路。

  最后是久久為功。浦東始終注重戰略進取和戰略耐心的平衡,在國家整體開放框架內積極融入全球,在開放的主要領域和關鍵議題上持續迭代推進,積跬步以至千里。

  比如,外高橋保稅區1990年6月設立之初就蘊含了“自由貿易”理念,經過在國際貿易、海關監管、專業市場等領域的多年探索,最終成為中國第一個自貿試驗區的重要片區。

  辯證把握長期轉向

  當前,全球化走勢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我們應該在變與不變中辯證把握“地球儀”的長期轉向。

  先來看“不變”。歷史表明,全球化的根本動力來自生產力發展與技術進步。這也是全球化作為客觀歷史趨勢未受到方向性逆轉的根源所在。基于這一判斷,真正的問題是:怎樣追求一個更好的全球化?

  再看“變”,其具體表現有:

  一是全球治理的缺失。例如,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引發負面效應;雙邊或區域性投資貿易協定涌現,一定程度上帶來全球經濟運行的碎片化、復雜化;地緣政治考量不時沖擊全球經濟秩序,等等。

  二是分工布局的調整。復雜因素驅動下的全球供應鏈風險意識和避險行為,推動全球分工網絡從“全球整合”向“本土整合”和多元分散布局轉變。

  中國在全球價值鏈體系中處于獨特地位,即發達國家價值鏈環流與發展中國家價值鏈環流的交匯之處,可稱之為銜接兩大環流的樞紐。

  三是要素資源的嬗變。在新一輪全球競爭中,創新的價值日益顯現。紐約、倫敦等全球城市正在從集聚跨國巨頭轉向更加重視創新動能培育,加速打造全球創新網絡。其中,技術、數字要素成為全球流動空間的新核心,數字經濟有望全面塑造產業體系。

  四是貿易內容的變化。服務貿易在全球貿易格局中的角色愈發重要,是新一輪全球化進程的重點。由此,全球貿易投資規則談判的重心也在加速轉向服務貿易領域。

  五是驅動主體的豐富。原有全球化的驅動力量是西方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但近年來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跨國企業持續成長。同時,中小企業日趨活躍,正在改變“大才能出”的傳統路徑。

  六是福利分配的異化。當前,對全球化的質疑主要源于發達國家內部中產階層收入降低、規模萎縮以及制造業崗位流失、社會不公等現象。究其根源是全球化收益分配不均、勞動和資本嚴重失衡,特別是發達國家的金融資本、跨國公司攫取了絕大多數收益。

  “兩個扇面”的連接樞紐

  站在新的歷史關口,浦東要始終牢記“面向世界”的囑托,奮力書寫改革開放的“最佳實踐”,勇于代表國家參與塑造新型全球化格局。其中,內在邏輯應是“最深開放—最強功能—最高質量—最優模式”的統一,發展路徑應為“基于技術優勢、資本優勢塑造經濟優勢,依托經濟優勢彰顯制度優勢,最終確立競爭優勢”。

  第一,最深開放。

  最深開放體現在開放的廣度和深度上。一方面,進一步擴大金融、教育、文化、醫療、電信等服務領域開放;另一方面,認真對標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美墨加協定等,以最新標準、最高水平倒逼自身,通過制度創新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進而積極引領國際投資貿易規則變革。

  要面向“一帶一路”發力,進一步發揮核心樞紐的重要作用,打造特色開放制高點。同時,在對內、對外雙向開放以及聯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上下功夫,真正塑造“兩個扇面”的連接樞紐。

  第二,最強功能。

  最強功能意味著要努力在全球分工網絡中發揮核心節點作用。在全球資源配置方面,進一步吸引跨國公司總部、要素市場以及平臺機構,集聚全球資本、技術、人才和信息等生產要素,掌握重要生產要素的國際定價權;在科技創新策源方面,發揮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等關鍵載體優勢,匯聚全球高端創新元素,開展重大原始創新和新興技術研究,積極布局以我為中心的全球創新網絡。

  在高端產業引領方面,瞄準全球高端制造業、高端服務業以及新興產業,參與構建若干開放型產業集群,努力達到并保持全球相應行業勞動生產率的最高水平,持續引領全球產業發展趨勢;在開放樞紐門戶方面,釋放自貿試驗區、世界級空海港等重大載體樞紐的綜合效應,在全球供應鏈可能的分散布局中占據主動。

  第三,最高質量。

  最高質量要求著力將開放的優勢、集聚的全球要素資源真正轉化為高水平的發展成果。它的一個前提是大體量,即必須進一步提高經濟規模優勢,在人均產出上向紐約、倫敦、東京等看齊。同時,還包括產業體系競爭力、公共治理優化、民生保障完善等內容。

  第四,最優模式。

  最優模式需要走出一條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相適應的全球化之路。一方面,要推動市場主體與“一帶一路”相關經濟體開展互惠互利合作,幫助它們融入以我為中心的價值鏈體系;另一方面,對內要更加重視民生和生態,構建包容性、發展型社會政策體系,消除全球化伴生的負面社會和生態效應,等等。

  (作者為上海市浦東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作者簡介

姓名:徐建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