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觀點選萃
俞祖成 白瑞:社區共同體意識的再認識
2020年04月09日 16:18 來源:文匯報 作者:俞祖成 白瑞 字號

內容摘要:在未來基層治理現代化的進程中,構建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可回彈抗險韌性的溫情社區,任重而道遠。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這場“戰疫”不僅顛覆了我們“常態”的生活方式,引領了我們對公共衛生問題的觀念變革,而且深刻啟迪我們對于“社區”的再認知。

  社區,是共生共在的安全共同體

  如果把社區看作是整體的有機系統,那么參與基層社區治理的多元主體則為該有機系統的基本要素。在基層社區治理中,社區內的各參與主體(如社區基層干部、社區工作者、社區物業人員、社區志愿者、社區社會組織與社區居民)既相互獨立又相互聯系,同時又呈現多維度地交叉融合。

  社區內多元主體的共生共在,是社區形態的本然。社區內部各單元主體之間進行能量、信息、物質的交流和轉換,是社區生活運轉的必然軌跡,我們應當尊重多元主體的共生共在規律,完善社區有效溝通和協同協調機制,進而做到和諧共處,共同維護社區穩定和集體安全,營造社區安全共同體。社區,是共建共治的利益共同體

  社區內的各相關主體,是緊密的利益攸關者,無論是在常態性的社區生活中,還是在非常態性的公共危機面前,最終大家均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古語有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從現代社區意義上來說,同樣也適合詮釋社區是責任共建、風險共擔的利益共同體。無論何時,社區內各成員的利益是密切相關并互相聯結的。

  鑒于此,社區應當強化自主治理能力,充分發揮自主能動性,以社區共同利益為基礎線,有效調動社區內的利益個人、利益單位、利益組織參與治理的積極性,集群策,共商討,齊心建立社區規范,協同治理社區公共事務,實現基層政府治理與基層社區自治治理相融合,構建內生性的自治組織治理體系,進而實現基層社區的自主性治理和現代化治理。

  社區,是共知共識的身份共同

  隨著我國城鎮化率的大幅提高,社區資源的重新整合,實際上也加劇了社區人口構成的差異性,提高了社區的異質化程度,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社區綜合治理的復雜度和難度。社區異質化的實質,是存在于社區范圍內。管理者或居民確立的“我者”與“他者”顯然呈現差異性。這種“我者”與“他者”的對立,容易激發社區內部的生活矛盾,進而影響社區的安定與團結。

  要想排除異質元素中的“他者”障礙,獲得廣泛居民對社區“我者”的認同,首先應當承認并尊重異己者的生存權利和存在價值。社區管理者和服務者需要充分認識到,我們在維護自身權利的同時,應充分意識到他人對獨立生存和發展的需要。只有堅守尊重和認可,才能進一步維系和諧人際關系,提升社區共同意識和共同感情。因此,在今后的社區工作中,我們應當摒棄“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以開放和寬容的胸懷,肯定“我”與“他”互依互存,進而建立社區的身份共識,增強異質人群對社區的認同感和歸屬感。簡言之,只有在自由共享的基礎上,我們才能構建社區文化認同和身份認同。

  社區,是共榮共享的命運共同體

  于社區內的多元主體而言,社區就是多元主體的人際關系和利益關系構成的命運共同體。在此轄區內,各方同呼吸、共命運。正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集體的榮辱,事關個體的榮辱;個體的利益,事關集體的利益。社區安全與秩序,關乎社區穩定,關乎社區安全,關乎居民幸福美好生活。因此,要完善社區公共危機應對機制,尋求轉“危”為“機”的治理措施,以期在社區多元發展、多元模式中協調、平衡、和諧,最終達到共同繁榮、共同發展并共享成果。

  社區,不僅僅是人們賴以生存的生活便利性的載體、最后一公里舒適生活圈,更是有溫度的情感連接。在未來基層治理現代化的進程中,構建具有可持續發展能力、可回彈抗險韌性的溫情社區,任重而道遠,因此需要各方力量深耕細作,久久為功。

  (作者單位: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公共管理系)

作者簡介

姓名:俞祖成 白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