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本溪王義溝遺址出土大量鐵镢,再次證明——西漢時期遼寧地區普遍使用鐵器農耕
2020年04月01日 15:15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商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本溪王義溝遺址出土大量鐵镢,再次證明——西漢時期遼寧地區普遍使用鐵器農耕

  記者 商 越

  核心提示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披露,在本溪王義溝遺址出土了20余件鐵镢,這是近年考古發現鐵镢數量較多的一次,再次證明西漢時期,遼寧地區使用鐵镢進行耕作已經非常普遍。2000多年前,豐富的鐵礦資源和發達的冶鐵業,將我國農業帶入鐵器化時代,提高了農耕水平。業內人士推測:這些鐵器可能來自平郭縣,即今天的營口市熊岳鎮。

  漢朝時,遼東人住半地穴式房屋

  王義溝遺址位于本溪市桓仁滿族自治縣北甸子村附近的一座小山崗上,分布面積約1.5萬平方米,北部緊鄰渾江的重要支流富爾江。這里在2018年之前曾進行過3次發掘,2019年6月起,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王義溝遺址進行了第四次考古發掘。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館員薛英勛告訴記者,通過4次考古發掘,發現這是一處使用時間較長的聚落址。2018年和2019年對遺址南部共發掘2000平方米,包括房址6座、灰坑6座、溝4條、墓葬1座。發現這里的房址均為半地穴式,深入地下30厘米至50厘米左右,分為長方形、圓形兩種建筑形制,陶器集中出土在房子東部。為什么采用半地穴式建筑呢?薛英勛解釋,這是生活在寒冷地區的先民為抵御嚴寒,出于保暖和建筑穩定的需要而專門設計建造的。

  “遺址出土遺物數量不多,包括陶器、石器和鐵器三大類。”薛英勛說。他告訴記者,出土的陶器主要為夾砂陶,又可細分為夾粗砂、夾細砂兩種,泥質陶數量較少,僅零星發現了一些素面或繩紋灰陶片。陶器的顏色主要是黃褐色、紅褐色、灰褐色三種,也有少量磨光黑陶;可辨的器形有壺、罐、甑(zèng)、豆、缽、杯、紡輪和網墜等。

  從出土的陶器風格來看,該遺址還是以本地居民的土著文化為主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員吳亞成介紹說,在出土陶器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一個褐色豎耳陶罐,以及一些繩紋陶器,這些陶器上出現的繩紋,是用陶拍子拍打陶坯形成的,目的是增加陶器的強度,使其更耐用結實,也讓陶器更扁更薄。吳亞成分析,融合了土著文化與中原文化元素的繩紋陶器,說明當地百姓正在逐漸吸納中原地區先進的制陶工藝,制作出本地陶器,但相比中原地區陶器的精致,還略顯粗糙厚重。這種土著文化與中原文化因素相融合的陶器,在撫順蓮花堡遺址和桓仁縣抽水洞遺址中都有出土。

  在一個灰坑里,考古人員發現了一件陶甑,底部有小孔,是用來蒸食物的用具。這件陶甑的特別之處是,在靠近底部的腹壁上,額外又增加了一周小孔,以增加透氣性,此外在陶器近口部位破損處,留有兩個鋦孔。吳亞成解釋,這是修補陶器的痕跡,說明當時陶器非常珍貴,不是很容易得到,破損地方要修補。

  遺址出土的石器以磨制石器為主,少部分為打制石器,大型石器有石鎬、石斧、石鑿、石刀、石錘等,小型石器有石墜飾、石鏃、網墜等。

  根據出土文物,考古人員初步判斷該遺址所處的時代為漢朝。

  出土20余件鐵镢印證先民農耕生活

  讓考古工作者興奮的是,遺址內出土了一批鐵器,它們表面銹蝕嚴重,多數已殘缺不全,可辨器形有鐵镢、鐵鎬、魚鉤、鐵鏃等。從這些生產工具的發現可以推斷,王義溝遺址的先民以農耕、打獵、捕魚為主。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和2019年,在遺址南部一共出土了20余件鐵镢,大小多為5厘米寬、8厘米長,是近年考古發現鐵镢數量較多的一次,這說明當時遼寧地區使用鐵镢農具進行耕作已經非常普遍。”吳亞成告訴記者,從戰國中期開始,冶鐵業逐漸發展起來。到了漢代,冶鐵技術日趨成熟,鐵镢的廣泛使用就是在戰國至兩漢時期。

  分析遺址內出土的器物,考古人員發現,寬甸滿族自治縣劉家堡子遺址、撫順蓮花堡遺址都出土過相似的文物。而遺址內的兩座房址又與桓仁縣抽水洞遺址的形制相近,器物也類同。因此參考以上3處遺址,考古人員認為王義溝遺址所處的時代應該在西漢早期至東漢初期。

  記者查閱史料發現,鐵農具按功能可分為初耕農具、播種農具、中耕農具、收獲農具四種類型。其中初耕農具占最大比例,而镢屬于初耕農具,是一種類似鎬的刨土工具,主要運用于開荒、挖掘和整地。據專家對目前全國各地出土的西漢時期鐵農具的統計,發現相比戰國中晚期,西漢時期鐵農具的數量明顯增多,使用地域范圍也進一步擴大,從冶鐵業發達的中原地區擴展到東南沿海和西南云貴地區,鐵器的使用范圍已遍布全國各地。

  20世紀50年代后,在河南、山東、北京、江蘇等地相繼發現了許多漢代冶鐵遺址,從遺址可以看出,西漢冶煉工序集中、設備齊全,而且出土鐵農具的類型齊備,從開荒整地到收獲加工,擁有一套完整的農具體系,極大地促進了漢代農業深耕細作技術的發展和農業效率的提高。

  熊岳是西漢48個煉鐵場之一

  西漢時期冶鐵業何以興盛起來?據《漢書》記載,漢文帝五年(公元前175年),“除盜鑄錢令,使民放鑄”,漢文帝允許百姓自己鑄錢,于是各地的冶鑄業迅速發展起來。到了漢武帝時(公元前119年),“置鹽鐵官于產鹽鐵的郡縣,以收鹽鐵之利。鹽官共三十五,鐵官共四十八。”漢武帝在全國出產鐵礦的郡縣設立了48個鐵官,下面設有煉鐵場,組織開采、冶煉及鑄造鐵器。在48個煉鐵場中,遼寧占有一席之地,即遼東郡平郭縣煉鐵場,位于今天營口市鲅魚圈區熊岳鎮。

  這48個鐵官當時分布在黃河和長江流域的40個郡內,區域遼闊,足見漢武帝時采礦、冶鑄規模之宏大。漢武帝還起用桑弘羊等人當大司農,主管全國鐵器的生產。此外,西漢還沿襲了戰國時冶鐵業的三級監造制度,并嚴格實施,這成為西漢冶鐵質量提高的重要原因。

  所謂三級監造,即從中央到地方的器物制造,分為監造者、主造者、造者三級。監造者是官府或上一級機構派來的監工;主造者是工師;造者是產品的直接生產者,由身份自由的“工”及刑徒和官奴組成。為“考其誠”,各級監造者、主造者與造者都必須在鑄器上依次鐫鏤其名,以達到“功有不當,必行其罪,以窮其情”的目的,官府會對所制的產品,按質量優劣進行賞罰。這種追溯責任制度促進了冶鐵質量的提高。

  由于資金雄厚、人力充足、管理有序,在煉鐵官營全面實施后,全國冶鐵技術不斷提高,冶煉規模不斷擴大,直接導致了生產生活工具的重大變革,鐵農具以其鋒利、耐磨、有韌性和富足的產量,最終取代了木質、石質等以往各種質地的耕具。

  王義溝出土的鐵镢,正是金屬第一次普遍應用于農耕用具的體現。專家認為,西漢時期,豐富的鐵礦資源和發達的冶鐵業將我國農業帶入鐵器化時代,中國古代社會也由此進入了一個繁榮發展的時期,而鹽鐵官營制度也自漢代一直延續到現代。

  本次王義溝遺址出土的20余件鐵镢,為研究漢代冶鐵工業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業內人士分析:這些鐵镢很有可能來自平郭縣煉鐵場,也有可能來自中原地區。下一步,考古人員還要對這些鐵镢進行金相分析,根據金屬內部微量元素含量,確認鐵镢的真實身份。

作者簡介

姓名:商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尤果网,台湾妹综合社区,小牛棚导航,高龙导航